何国煌医生

427
  • 字号


何国煌医生:面对癌症的心理因素之愤怒

2018-08-03 05:42:53 AM

post0031 撰文/何国煌医生 得知自己罹患癌症的初期,可能出现愤怒与怨怼的情绪。这份怒意,也许是针对医疗体系(诊断或治疗的延误或疏失),也许针对自己、家人或命运的不满。 生死学大师伊丽莎白·库伯·勒罗斯把面临悲伤的过程,分为五个阶段:1. 否认;2. 愤怒;3. 讨价还价;4. 忧郁;5. 接受。面临重大伤病或分离的时候,一个人的心理状况可能会经历其中这几个阶段,或者停留在其中的一两个阶段。 假如病人由始至终拒绝接受诊断的真实性(即否认),或对它置之不理,抛诸脑后,这可能导致病情慢慢恶化,到了必须面对的时候(如伤口开始流血不止,或骨折、气喘、疼痛难耐等),或者病入膏肓,无法根治。这种情况,不只是受教育程度低的人们,一些受过高等教育的人,也会有同样的反应。 「愤怒」对于癌症治疗与康复的过程,往往是一种负面情绪,假如能够努力把它处理掉,对于身心的康复都会有助益。一位愤怒的病人,对于照顾他的家人,会造成许多困扰,这是我们偶尔需要面对的情况,尤其是男人,比较容易产生愤怒的情绪。而长期压抑的怒气又是否和癌症的产生有关?这是很重要的问题。曾到星洲日报演讲的大峰禅师认为,愤怒的形态分为四种:

  1. 对于「失去」产生的愤怒:失去我们喜欢的人、事、物,产生不满和怨怼(佛教里的「瞋」);
  2. 「反射式」的愤怒:因为别人的行为,或环境因素的刺激,造成回应式的怒气;
  3. 「感受」到的愤怒:这种怒意不形于色,可是却有两种截然不同的处理方式,一是被「处理」掉了——因为内心认清了自己的这份怒意,用理性分析、消融,然后放下;二、被强压下去——这种强压在心里却没处理掉的怒气,某一天可能会一举爆发出来,成为爆怒,也有可能会累积和抑结形成疾病、肿瘤等。
  4. 「大爱」的愤怒:这种愤怒,表面上很生气,其实心里没有任何怨怼之情,其出发点是「爱」,这是唯一一种「正面」的愤怒。举个例子:「路见不平,拔刀相助」,这一类的愤怒,是爱的延伸,改变困境的力量。

既然多数愤怒都是负面情绪,该如何处理它?这是一门很大的学问,也是许多人一辈子的功课。从心理学层面来看,想要减少愤怒,需要培养同情心和同理心。同情心让我们超越对自己情境的关注,进入别人的感觉和情绪。由于瞭解别人的苦处,而产生想要减轻它的慾望。这种认知,是克服愤怒最佳的良药。我们的目标是能从其他人的角度瞭解情况,这往往需要一定程度的「宽容」。 举个切身的例子,在城市开车,假如在快车道开着法定的时速,有时会有车辆从后靠得很近,甚至闪高灯。这种霸道且非法的行为,会让人气愤。假如比手势或与对方争执,似乎于事无补。如果把念头一转,考虑到有些人也许真的有急事或急病;也许他的修养还没到达他想要的那种程度,而不跟他计较。做了如此决定后,下次遇上同样状况,改变车道让对方通过,就没有愤怒。 减少怒气,增加心情的平静。这需要「时间」和「练习」,也需要「意识」。  

作者简介: 何国煌, 马大肿瘤与癌症放射治疗专科医生暨马大医学系副教授. 毕业于英国曼彻斯特大学, 与伦敦西区皇家玛斯登医院接受训练专攻癌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