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福胜 (Cliff Loh)

327
  • 字号


看清基因改造食品的真面目

2018-08-03 05:42:10 AM

HQF-post146 撰文/罗福胜 营养师     审稿编辑/演真 假若你自认是“吃得很健康”的人,就不能忽略基因改造食品的问题。这个极可能危害全球人类健康和环境的生物技术,其隐藏性的风险,以及影响有多深远,倘无法评估。 基因改造技术是将外来的基因,植入人类的日常食物中,例如黄豆、玉米,甚至是亚洲人三餐所吃的稻米中。让人们忧心的是,长期进食基因改造食品,对人类健康有何影响仍是未知之数。 大马民众也许对 “基因改造食品” 的概念有点模糊,甚至漠不关心它的存在,然而这个在国际上引起非常大议论的课题已不再只是停留在笔尖和舌锋之间,而是活生生被端至面前与桌上的食物及食品,且直接触及身为消费者的你我,对基因改造食品的选择权和知情权。 2013年5月27日,来自美国加州的 Tami Monroe Canal 女士经由面子书上发动的 March Against Monsanto 活动,以抗议种子生产商──孟山都公司(Monsanto)所生产的基因改造产品,获得来自全球各地包括美国、英国、法国、德国、加拿大、比利时、荷兰、奥地利和阿根廷等52国及436个城市200万民众响应。活动参与者挥舞着 “真实的人们应吃真正的食物”(Real Food 4 Real People),以及“标示基因改造食品,这是我们的知情权!”(Label GMOs, It's Our Right to Know)等字眼的布条与牌板,此举已让世界看到事态的关连性与争议。 美国参议院于2013年5月23日,以71:27比数的投票结果,否决了一项强制标签基因改造食品的做法,因为他们认为这样的做法会吓跑消费者,毕竟美国作为全球基因改造农作物的大本营,提供基因造改农作物作为大多数食品的原料成分,甚至大部分养殖业饲料原料成分都含基因改造农作物。即使欧盟、日本等国家开始对基因改造农作物实行强制性的标识制度,但美国和加拿大至今都没有要求厂商在其商品上标示基因改造的字眼。 何谓基因改造食品? 了解基因改造之前,我们先要了解什么是基因。生物细胞的中心,细胞核都有好几条染色体,人类有23对(共46条)染色体、猴子有21对、狗有39对; 而黄豆则有20对、水稻12对。这些染色体都是由DNA与蛋白质所组成,在电子显微镜下,就会发现丝状的DNA分子,缠绕在一颗颗的染色体的组织蛋白上。所谓的基因存就在这些染色体上,而基因特别是指在DNA序列上,能够表现出功能的部分。例如,人类的染色体上,约存在着30,000个基因,而且23对中的每一对染色体上,所存在的基因种类及数量都不相同。此外,有时单一个基因就能控制一种性状的表现,但大部分的生理性状,都是由几个或一系列相关的基因一同调控一种性状的表现。 所谓的基因改造又称为转基因工程,其实就一项生物科技的技术,其能将某个或某段含有特别性状的基因从某个生物中分离出来,然后植入另一种生物上,使后者拥有了前者的生物特性,从而创造出全新的人工生物。举个例子,科学家为了让蕃茄能耐寒及防冻,就把生活在北极圈的鱼类体内就存在着某种可以防冻耐寒的基因,透过基因工程将其抽出,再植入蕃茄细胞内,就能制造出能耐寒及防冻的新品种蕃茄,而这就是一种基因改造生物(Genetically Modified Organism,称简GMO,又称转基因生物),至于含有基因改造生物成分的食品就称为基因改造食品(Genetically Modified Food)。联合国农粮组织(FAO)与世界卫生组织(WHO)所组成之食品标准委员会(Codex)对基因改造生物之定义则为:“基因改造生物是指基因遗传物质被改变的生物,其基因改变的方式系透过基因技术,而不是以自然增殖及或自然重组的方式产生。” 基因改造的演进 随着世界人口的增加以及可耕地的减少,粮食短缺成了首要解决的重大问题,因此透过生物科技来改善农渔牧产品的品质、营养价值及产量等,而使用了基因改造工程来生产出新的物种来防治害虫、病害及杂草,同时将耐寒、耐旱、耐盐等基因注入各种农作物身上,抵抗全球的极端气候与恶劣环境问题,以提高收成率,甚至宣称可解决饥荒问题。 基因改造的故事就得从黄豆(又称大豆)的种子说起,因为黄豆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植物蛋白质来源,在亚洲的饮食里,就常吃到由黄豆制成的食物,如豆子、豆芽、豆腐、豆奶等,而黄豆油也是人类消费量最大的植物食油,同时构成了世界食用油产量的一半左右。豆类食物不但占据着世界食物产量60%以上,更是农渔牧等养殖业的饲料首选成分。 1990年以前,仍没人能控制黄豆种子,而其种子几乎完全掌握在豆农与各国的国营育种公司手中。从20世纪90年代中期起,事情就起了巨大的变化,因为这时几家跨国公司,包括 Monsanto、Syngenta、Bayer、Dow、DuPont先后开始介入这个种子行业,并积极供应种子,此举也以剥夺农民种子控制权的方式来获取自身利润。 1983年,全球第一个基因改造的烟草诞生了,同一年,美国也成功研发基因改造的马铃薯;而在1996年,Monsanto推出了世界上第一个商业化的基因改造黄豆品种,名为“Roundup Ready基因改造黄豆”,并称其特点是能抵抗 Monsanto 自家生产的 Roundup 除草剂,因此农民不必等到黄豆生长到足以承受化学物质的时期才能喷洒除草剂,而是任何时候都能对此黄豆植株喷洒除草剂。 此后,各种基因改造农作物包括玉米、棉花、油菜籽等在跨国种子公司的推动下,其种植面积快速扩大,其中又以基因改造黄豆的种植面积扩大速度为最快,尤其是在美国、阿根廷及巴西。 到了2010年,基因改造的黄豆已占巴西黄豆种植总面积的76%,占美国黄豆种植总面积的93%,占阿根廷黄豆种植总面积的99%,因此,目前全球的黄豆,平均80%是基因改造的黄豆。然而从2004年起,全球超过90%的基因改造的黄豆种子都来自于Monsanto,这也难怪在今年5月27日,多达200万来自全球民众参与的 March Against Monsanto 活动是冲着此公司而来。   迄今,美国乃没有阻止基因改造的发展,虽然许多国家,特别是欧盟,已经在注意基因改造食品的进口情况,可惜连WTO的协定乃无法阻止入口。

发表评论